<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
    ? 首頁 ? 理論教育 ?順勢療法中的倍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順勢療法中的倍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時間:2021-06-19 理論教育 版權反饋
    【摘要】:順勢療法的兩個基本理論是:以毒攻毒和稀釋。順勢療法主張使用稀釋的毒藤湯治療嬰兒皮疹,而具有祛寒作用的草藥用于治療發熱,強直則用蛇毒治療。哈內曼發現濃度降低時,順勢療法能獲得最顯著的療效。似乎順勢療法即將壽終正寢。讓主張順勢療法的人領導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是很可怕的事情。這些敬業的順勢療法倡導者使用著“充分稀釋”的藥物,顯然是超負荷工作了。

    順勢療法中的倍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順勢療法的兩個基本理論是:以毒攻毒和稀釋。然而令我吃驚的是,這種療法在知識分子和高收入階層中很受歡迎。我曾經走訪過地處劍橋大學哈佛廣場的一家大型健康食品和順勢藥物商店,發現里面聚集了很多上流社會的人物。劍橋大學可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大學之一。(哈佛大學也是。)我不禁懷疑這些顧客——無疑是學識淵博的學生、教授和白領專業人士——是否清楚順勢療法所宣揚的理念。

    所謂“以毒攻毒”,這里有幾個例子。順勢療法主張使用稀釋的毒藤湯治療嬰兒皮疹,而具有祛寒作用的草藥用于治療發熱,強直則用蛇毒治療。順勢療法的創始人是18世紀末一個叫哈內曼的德國人,他提出,對應于某種癥狀,自然界必然存在導致這種癥狀的某種物質,而這種物質反過來可以治療相應的癥狀。他將他所認為的這些特殊物質都一一記錄下來。當時人們發現,奎寧可以用于治療瘧疾,但正常人服用奎寧后會出現類似瘧疾的癥狀。這給了哈內曼啟發,于是一門偽科學就此誕生了。

    缺乏療效是直接證明這種“以毒攻毒”療法本質上毫無邏輯可言的最佳辦法。順勢治療的障眼法就是降低濃度,哈內曼稱之為“微小劑量法則”,我說那是迷惑性稀釋。哈內曼發現濃度降低時,順勢療法能獲得最顯著的療效。別忘了,絕大多數的順勢藥物含有劇毒,稀釋之后可以降低毒副作用。當稀釋到一定程度,所謂的藥劑就和水差不多了。然而,相對于當時其他更加荒謬并且缺乏療效的療法,諸如放血、服用砒霜或者水銀等,飲水顯然很安全。由于順勢療法不會對人體產生明顯的危害,還可以發揮安慰劑的作用,加上人體本身具有一定的自我恢復能力,所以有時似乎確實起到了治療作用,因而得到了廣泛的認可。然而100年之后,人們認識到:(a)這種療法完全無效,(b)一直以來他們只是在花錢買糖水。似乎順勢療法即將壽終正寢。

    然而到了20世紀30年代,順勢療法鬼使神差地死灰復燃了。一位叫科普蘭的美國參議員(也是一位順勢醫療論者)起草了一份允許順勢療法免受1938年《食品、藥品化妝品法》約束的條款,從而免除了對其安全性的檢測程序。好在這些所謂的藥物實際上就是水,這項條款沒有導致什么嚴重的后果。不幸的是,科普蘭條款躲過了1964年對1938年《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的修正(該修正規定,任何療法都必須證明其有效性)。在當今的德國,順勢療法是主流療法;在美國,人們似乎覺得蘇打飲料里的糖水還不夠,順勢療法變得流行起來。

    接下來我們來分析一下“稀釋”的問題。每一瓶順勢藥物的外包裝上都標明了稀釋的倍數。其中一些寫著:30x。這里x指的是10。于是如果你以為30x表示1份藥物兌10份鹽水或者酒精,那么就大錯特錯了。實際上,30x代表上述的過程重復進行了整整30次!這樣計算下來,一份藥物就加入了1030份的糖水,讓我們不厭其煩地來數數到底有多少個零吧——也就是說每份藥物兌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份。而這還遠比不上大多數順勢藥物的稀釋倍數?!段锥究茖W》的作者帕克冷嘲熱諷地估計,您需要喝7874加侖的水來獲得1個藥物分子。

    更糟糕的是,我走訪過的很多順勢藥品商店中出售的藥物濃度都是30c,表示將1份藥物兌100份糖水,重復30次,也就是總共要加入10030或者1060份糖水。1的后面跟多少個零就請您自己去算吧。根據帕克的估算,整個宇宙1080原子。以上述濃度,您需要喝完整個太陽系的水才能獲得1個藥物分子了。另外那些標注了100c的,獲得1個藥物分子所需要的量已經遠遠超過了整個宇宙能容納的水量。實際上,任何超過了24x的稀釋液都是沒有意義的。

    早期順勢療法的追隨者只知道不斷地稀釋,而對稀釋程度沒有確切的把握,即不清楚到底多少水中含有1個藥物分子。如今,我們可以借助阿伏伽德羅常量對其進行計算和測量。所以,現在的那些醫生已經明白他們進行了過度的稀釋,然而他們根本不在乎這一點,甚至愿意承認藥水中確實不含藥物成分。他們編造了另一個更荒謬的理論——水對藥物分子的結構具有記憶能力,無論在治療時制成液體還是片劑,即使在人體內溶解后依然能發揮效用。(www.jzezyl.com)

    現在這個理論變得更加離譜了。法國人本維尼斯特是順勢療法的主要擁護者,他宣稱這種能誘導水產生記憶的藥物分子結構是可以用電子俘獲,數字存儲,并通過互聯網下載到糖水瓶里。這也不是太壞,糖水畢竟不會致命。本維尼斯特這樣做是出于對一位同行喬納斯的同情。喬納斯曾經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替代治療研究所的創始人,后來被撤職,原來的研究所也更名為“替代與補充醫學中心”,但喬納斯的研究并沒有停止。

    讓主張順勢療法的人領導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是很可怕的事情。在任的4年時間里,喬納斯動用了大量的經費進行有關替代療法的研究。既然水都具有記憶能力,那么以此推斷,所有的水都具有治療疾病的作用。我們知道二英是一種致癌物質,根據這種記憶水理論,去除了二英的飲用水會將其結構保留在記憶中。順勢療法不是主張以毒攻毒、充分稀釋嗎?那么去除了二英的水就是一種可靠的抗癌藥物。如果水能夠記錄下曾經溶解在其中的藥物結構,那將是物理學上多么重大的突破??!如今,順勢療法的鼓吹者又開始涉足亞原子粒子和一些奇異的量子力和量子現象,而這些都是物理學家還無法完全解釋清楚的。他們說這些很可能就是“記憶”所在。利用最尖端的科學理論來解釋他們所謂的理論正是很多巫醫慣用的伎倆。順勢療法最新的機制是:量子波動導致了亞原子粒子能在瞬間進入或者穿出物體。那么,我能夠穿墻而過了。喬納斯本人已經著書闡述混沌理論也許能解釋順勢療法的作用。

    如果順勢療法確實有效,那么這些倡導者又將展開一場爭論。畢竟,他們都承認,正如大多數傳統療法一樣,順勢療法的作用機制至今無法解釋清楚。那么,單純證明順勢療法的療效似乎要簡單得多,不過事實上就連這一點也很難做到。1996年出版的《順勢療法完全指南》是喬納斯與雅各布斯合著的,其中有這么一句話非常好地回答了以上問題:目前為止,幾乎沒有關于順勢療法的實驗室研究和臨床研究。我們的醫生正夜以繼日地利用這項技術救死扶傷,根本無暇顧及研究。這些敬業的順勢療法倡導者使用著充分稀釋的藥物,顯然是超負荷工作了。

    《順勢療法完全指南》中還提到,大多數順勢療法研究表明,服用順勢療法藥物都比服用安慰劑有效。但是樣本數量少,采集的數據有限,得出這樣的結論很可能完全出于偶然。研究者只是單純對比了兩種安慰劑的效果而已,而兩位作者也對“大多數”進行了夸大。否定的結果被掩蓋了,而所謂的肯定結果都值得懷疑,包括上述《指南》中重點強調的雅各布斯在尼加拉瓜進行的一項研究,即使用順勢療法治療慢性腹瀉。該研究結果發表于1994年的《兒科學》,被認為其有效性標準不具備可靠性(將水樣便減少作為治愈的標準,這顯然過于主觀)和顯著性,因為通過適當補充水分,隨著病程的自然進展,腹瀉也是可以自行痊愈的。

    2000年的《歐洲藥理學雜志》上,庫切拉等人運用薈萃分析的方法,比較了迄今所有發表了的順勢療法研究。這篇文章指出:存在一些證據可以證明順勢療法的療效優于安慰劑,但是由于這些試驗在方法論上存在缺陷,所以這些證據都不夠可靠。而一旦運用嚴謹的試驗方法,更有可能得到的是否定結果。換句話說,越是嚴謹的研究越能證明順勢藥物只不過是安慰劑。而動物實驗也不支持順勢療法,因為動物不足夠聰明到被一杯糖水蒙騙。那我們還有什么必要絞盡腦汁去說明順勢療法與使用安慰劑效果一樣呢?已經存在著簡單而安全的化學合成藥物用于治療腹瀉和感冒,它們的效果是順勢療法無法比擬的。對于過敏、瘡眼等,順勢療法毫無作用,更不用說諸如麻疹等嚴重的疾病了。

    除了“自然是神秘的”,“水記憶超出了我們可憐的理解的范圍”這些說辭,順勢療法另一個很流行的理念是高度稀釋的物質對健康有益。要不然我們為什么要把飲用水中的化學污染物稀釋萬億倍。然而,“充分稀釋”與胡亂加水是不一樣的,前者才屬于順勢療法的概念。這些毫無邏輯的假設和毫無章法的愚蠢研究也許從喬納斯那里獲得了很多好處。20016月,在《國際流行病學雜志》上,喬納斯等人指出:補充療法的試驗在方法論上確實存在缺陷,缺陷的種類相當程度上取決于干預措施的差異。這是他們的摘要中關于順勢療法研究方法的概述。無論如何,至少他們算是實話實說。

    順勢療法似乎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你仿佛搖身一變成了化學家,將藥物一個勁兒地稀釋,混勻,再稀釋,再混勻,如此不斷反復。這樣,你就像巫醫一樣,使普通的水變成了具有治療作用的神水。過去的游醫可以用蛇油療法輕易欺騙沒有文化農民,而當今那些知識分子和高收入階層卻不約而同地被順勢療法所蠱惑,紛紛加入了稀釋大軍,這一點實在讓人難以理解?;靹?,混勻,再混勻。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看片
    <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