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
    ? 首頁 ? 理論教育 ?有機食品的益處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有機食品的益處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時間:2021-06-19 理論教育 版權反饋
    【摘要】:有機蔬菜的情況也不樂觀。這就是目前食品標簽上所指的有機食品的定義——不在于食物本身而在于培育食物的過程。覺醒的消費者開始追求有機食品,但當時的個體有機農戶顯然無法滿足急劇增長的需求。污水污泥、抗生素和激素如今都排除在有機食品標準之外。有機食品仍然會經過加工,被制成糊狀,和普通食品一樣沒有營養。即使是產自被終身監禁的家畜和家禽,乳制品和蛋類也是有機食品。

    有機食品的益處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你對“有機食品”怎么看?很多城市人認為有機食品就是指來自農村的產品,并聯想到這樣一幅場景:飽經風霜的農民戴著草帽在田間勞作,開著破舊的拖拉機穿過貧瘠的土地。你也許會想象,產有機牛奶奶牛過著幸福的生活,它們在草場上舞蹈,跳得比月亮還高,就像奶瓶上畫的一樣;而有機母雞躺在畫著星星的暖和的毯子里過著怡然自得的生活,最后就心甘情愿地把脖子架到砧板上。

    事實并非如此。有機產業規模龐大,內部相當復雜。舉個例子,Horizon公司以科羅拉多州為基地,控制著約70%的有機牛奶市場。很多產有機牛奶的奶牛跟普通奶牛一樣,整天關在暗無天日的柵欄里,并且每天要產3次奶。唯一不同的是,它們是用有機飼料喂養的。有機母雞也一樣,并非廣告上說的自由散養,而是都關進籠子,自由地和數千只同類在一起。(有些農民甚至會砍掉雞喙,以免雞群在如此擁擠的情況下互相攻擊致死。)盡管情況不都是這么糟糕,但消費者不能因為有機食品的標簽就完全放心。有機蔬菜的情況也不樂觀。全美國一半的有機食品產自位于加利福尼亞的5農場,這些農場常常緊挨著種植普通糧食的農田。每年更多的本地有機農戶必須把收成全部賣給有機公司,而這些有機食品是緊挨著普通食品生長的。一旦某個農場規模擴大,消費者就更難判斷它們的食品是不是真正的有機食品——肥料是否來源于在有機谷物種植場放養的牛的有機糞便,有沒有被緊挨著的普通農場的農藥污染。

    “有機”到底意味著什么?“有機”這個詞在化學家看來是可笑的,因為所有食物都屬于有機物。從專業角度講,有機物指包含氫、碳原子鏈的碳氫化合物。所有的生命體都是有機物。包括汽油,因為它來自數百萬年前腐爛降解的植物。我的一位鄰居是干洗工,他自詡只使用“有機溶劑”。那明顯是利用了公眾中存在的“有機的”等于“安全的”這一誤區。實際上,自從法國人19世紀發明了干洗劑以來,每一代干洗劑都是有機物?,F今在美國,超過85%的干洗店使用的是四氯乙烯。再低劣的材料也統統是有機物,只有巖石等物體才是無機物。

    20世紀70年代早期興起的反傳統文化和回歸鄉村運動標志著有機運動的開始,他們對有機食品的定義確實有一定意義——農戶使用來源于動物和植物的肥料(即糞肥和堆肥),并讓鴨子和黃蜂吃掉雜草以及害蟲。這就是目前食品標簽上所指的有機食品的定義——不在于食物本身而在于培育食物的過程。早期的有機農戶種植量很少,并通過各種作物混合種植防止蟲害,因為過多的同種作物(比如谷物)會吸引小麥盾蝽等害蟲。這個做法是合理的而且沿用至今。這些特立獨行的農戶靠著向特定商店和公司出售他們的產品生存了下來,即使利潤很少。遺憾的是,這些小農場即使聯合起來也無法滿足現代社會對有機食品的需求。農民無法在小塊土地上生產并收獲大量的各種各樣的食物。普通農業有更高的生產效率——在無邊無際的農田里種植同一種作物(玉米、小麥、土豆),通過大量的殺蟲劑殺滅害蟲,進行全機械化掃蕩式收割并打包。

    20世紀70年代中期,環境破壞的惡果相繼出現,例如克里夫蘭凱霍加河的大火。覺醒的消費者開始追求有機食品,但當時的個體有機農戶顯然無法滿足急劇增長的需求。不久,大企業看到了其中豐厚的利潤。所以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都樂(Dole)和其他一些地主創建或收購了大批有機農田。美國農業部給予他們寬松的政策,尤其是有機食品標準,允許他們在有機標簽下使用污水污泥、放射線和基因修復技術。到了1997年,那些真正的有機農戶憤怒了,他們在市場召集群眾請愿,聯名上書抗議新的標準。污水污泥、抗生素激素如今都排除在有機食品標準之外。但戰斗還沒結束。有機食品仍然會經過加工,被制成糊狀,和普通食品一樣沒有營養。糖、鹽和脂肪都是有機物,但都不能過量食用。畢竟還有有機的快餐。很多人購買這種食品是因為他們認為“有機的”就是“健康的”。

    食品工業中“有機”的概念是:食品在生長過程中沒有使用人造殺蟲劑,牲畜在幾個月到數年的生存時間內一直使用有機飼料。即便如此,有機食品仍有可能被污染,并和普通食品一樣可能有害也可能無害。有機肥料添加了鉛、砷和其他對植物有潛在毒性的重金屬,它們不能像化學殺蟲劑一樣被洗掉。而且所有的食物都含有大氣中的二英和其他污染物。有機產品本身可能就是污染的化身:如果垃圾食品大部分(非全部)成分是有機的,那么垃圾食品也是有機食品。白面包和奶油蛋糕是有機食品;主要成分為糖、鹽和漂白面粉的谷物早餐也是有機食品;牛奶也是有機食品,即使它經過“超巴氏消毒”——一種能延長牛奶保質期的技術,即把牛奶加熱到常規巴氏消毒溫度以上,從而殺滅細菌,但同樣也破壞了維生素和酶。水果也是有機食品,即便是種植在工人偷吃水果被抓到就要砍掉雙手的軍事獨裁環境之下。即使是產自被終身監禁的家畜和家禽,乳制品和蛋類也是有機食品。那些標簽上沒有特別加以說明,其實有機牲畜都與普通牲畜一樣,其境遇慘不忍睹。

    人造殺蟲劑確實能致癌,但概率很低。環保局要求將其控制在1/1000000以下。(你被食物噎著的風險是1/100;去問問小布什總統吧。)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是一種人工生長調節劑。1989年,國家研究防御委員會(NRDC)發表了一份題為《極度危險:兒童食物里的殺蟲劑》的報告,嚴重影響了蘋果市場,報告宣稱接觸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導致新增兒童癌癥6000例。要知道兒童癌癥相當罕見,6000例是年發病例數的兩倍,因而這份報告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節目“60分鐘進一步渲染了這個故事,好像是國家研究防御委員會委員強迫其播放的一樣??只沤吁喽鴣?。學校禁止吃蘋果,蘋果醬和蘋果汁在超市貨架上無人問津,蘋果市場極度蕭條。盡管市場上出售的蘋果僅有15%噴灑了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但仍有許多小規模種植的農民失去了他們的土地。環保局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列為潛在的致癌物,這更多地是出于政治因素而非科學因素。(只有幾個尚不完善的動物研究顯示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是有害的,且僅在很高劑量使用的情況下。)這是環保團體得不償失的勝利。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消失了,但很多無辜的蘋果種植者也消失了。更糟糕的是,有機蘋果種植者投入了大量資本,以為有機蘋果的銷量會迅速上升,但這種繁榮并沒有出現。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的恐慌很快消退了,人們重新購買普通蘋果。這次風波給小規模農場主帶來了損失,而他們正是國家研究防御委員會喜歡的農民。而最終研究發現,N-二甲氨基琥珀酰胺酸似乎不會也不可能致癌。

    那些富人喜歡選擇有機食品,一方面他們完全買得起,另一方面他們那樣做會覺得更有安全感。然而,這些有機食品最大的消費群體是否真的走在了全民健康的前列呢?他們可能會使用化學殺蟲劑來保護豪宅的草坪,這使得他們的小孩和左鄰右舍接觸到的有害物質濃度比非有機食品高得多。他們還可能駕駛著耗油的跑車,而他們每次加油時都會接觸到致癌的含苯煙塵。他們也逃不開大氣中致命的污染物。(www.jzezyl.com)

    30年過去了,沒有研究結果表明食用有機食品的人比食用普通食品的人更健康。美國沒有一位百歲老人是靠吃有機食品保持健康的。庫什是長壽生活方式的創立者之一,她倡導只吃有機蔬菜和谷物,認為這樣不僅能預防而且能治愈癌癥。她69歲時患上了宮頸癌,并于9年后的2001年去世。庫什也是一個和平主義者,單槍匹馬在美國推進全天然飲食運動。但正如她親身經歷,顯然這種飲食沒能挽救生命。

    使用農藥并非問題食品對健康的真正威脅所在。食用被有害細菌污染的食物比食入任何沾有殺蟲劑的食物更易得病,甚至是致命的。注有有機食品的標簽并不等于無菌,有機食品同樣可能被沙門菌、大腸埃希菌、李斯特菌和彎曲桿菌等食物攜帶的細菌污染。調查結果的差異很大,但即使是最保守的數據也讓人揪心。美國農業部估計,40%的雞肉含有害細菌;食品和藥品管理局的數據為60%?!断M者報告》的編輯人員分析認為應該是71%,而明尼蘇達州衛生部發現在該州88%的雞肉攜帶彎曲桿菌。事實上,美國市場上所有雞肉都含有一定的大腸埃希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估計,食物攜帶的細菌每年引起5000死亡,325000例入院以及7600萬例輕度疾?。ㄈ绺篂a)。煮熟食物可以殺死細菌,但我們總是生吃生菜和甘藍,而這兩種蔬菜又是最易受污染的。

    很難想象美國的食品供應會受到如此嚴重的污染。這主要由于食品的規?;?、大批量生產,而不再是地方性生產。記住,有機食品不再意味著地方性生產。食品在一個地方生產、加工,然后進行遠距離運輸,最后到達超市,每個環節都可能使食品受到污染。加工環節是沾染細菌的主要來源,而食品加工廠每天工作量驚人。以牛肉加工廠為例,每分鐘就有數頭活牛被處理成漢堡包里面的牛肉片,可想而知場面之血腥,這樣飄著惡臭的生產過程容易吸引細菌。牛的糞便、運輸的骯臟的卡車、工人去廁所后沒有洗凈的雙手、超市的砧板,都是細菌的來源。此外,冷藏不當或者運輸距離過長都會使細菌迅速繁殖。再次,你只能相信當地的肉商了,但那些更可靠的本地肉商都已經破產了。

    有人提議在肉類加工廠輻射殺菌。這并不能一勞永逸,因為這些食物在放到鍋里之前很容易再次受到污染。防止食物傳播細菌的最佳方法是徹底洗凈食物并煮熟。其次,購買本地的肉類和蔬菜,它們一般更新鮮且加工的環節更少??梢?,購買有機食品并不能使你遠離細菌。有人為有機水果和有機蔬菜辯護,因為這些食品曾被施以糞肥,所以它們比非有機食品更可能不含有細菌。與之相反的觀點目前還未找到。

    反對進行普通耕作方式是因為每年投放到土地的大量人造殺蟲劑和化肥會破壞有益的昆蟲微生物系統。殺蟲劑會最終滲入地下水或直接沖進下水道。這個問題確實需要解決。有機耕作具有優勢,雖然它為了控制雜草的生長需要過度開墾,從而耗竭氧、氮和其他一些土壤中的基本元素。既然我們選擇擴大有機農場的規模,但又不能用手除草,折中的方法是使用丙烷槍,其自身能放出有毒氣體來除草??偟膩碚f,有機耕作比普通耕作更合理,但普通耕作究竟有多大不合適尚無定論。同樣,沒有人能肯定在發生饑荒或蟲災時有機耕作能否滿足全世界人口對糧食的需要。你知道最近一次美國發生蝗災是在什么時候嗎?1867年蝗蟲僅僅用了幾天的時間就吞食了整個達科他州的農作物。在農藥出現之前,這種災害每隔數十年會重復一次。

    購買有機食品也有兩個好處。有機食品批發商和經銷商往往是因為關注食品質量而進入這個行當的。因此,他們傾向于提供更多品種的新鮮蔬菜和其他更健康的食品。一般而言,銷售普通食品的超市不會精心挑選蔬菜,儲存和擺放也不十分講究,而有機食品商店則更加注重新鮮、干凈和多樣化。這好比自來水和瓶裝水的口感有差距一樣。支持有機食品市場意味著更加關注食品質量,購買有機食品也就是支持有機食品生產者——與從事普通耕作的人不一樣,他們致力于避免化學殺蟲劑等對人類健康的危害。

    20世紀70年代反傳統文化和回歸鄉村運動對有機食品的最初定義是:有利于土地、有利于動物并有利于農民。那場運動的追隨者也許會反對嚴謹的有機耕作,轉而支持本地傳統耕作方式。畢竟,本地小規模農場種植的蔬菜最適合當地的環境,農民也不會因為使用殺蟲劑或除草劑而受到過分指責。失去支持的話,這些農民的土地就會被地產開發商掠奪,開發為住房或購物中心。在美國,這樣的結果是所有的食品都將產自加州中央山谷產區,那里曾經是天然沙漠,目前靠大規模河流改道進行人工灌溉,是有機食品的主要產區。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看片
    <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