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
    ? 首頁 ? 理論教育 ?從正反兩方面看輻射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從正反兩方面看輻射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時間:2021-06-19 理論教育 版權反饋
    【摘要】:但是“核”意味著“輻射”,而輻射對我們許多人來講意味著“癌癥”和“死亡”。人們認為手機輻射有害身體健康,這種輻射定會導致腦部腫瘤。微波是一種低能輻射的形式。微波正好可以加速這一過程。無數醫學研究已經證明,微波爐不會致癌。美國國家科學院和國立衛生研究院決定徹底解決電力線輻射問題。據白宮科學辦公室報道,電力線輻射恐慌造成的總花費超過了250億。許多人似乎把所有類型的輻射都等同于電離輻射這種危險的類型。

    從正反兩方面看輻射_鯊魚真的不會得癌

     

    你聽說過磁共振這種醫療檢查嗎?可能沒有吧!那有沒有聽說過磁共振成像呢?應該聽說過吧!磁共振成像可以用來給軟組織(諸如腦)和其他器官拍照,進而發現腫瘤和異常改變。本質上講,這些機器利用磁鐵和低能量無線電輻射脈沖,激發體內水和脂肪分子里的氫原子,從而獲取圖像。你一定見過這些具有未來感的設備——很大的白色儀器,病人仰臥在其檢查床上,然后被送進位于儀器中心的空間里。

    磁共振成像原本叫做核磁共振。市場調研很快得知,公眾很害怕“核”這個字眼,因此去接受這項新的但很救命的檢查時總是很猶豫。眼看著一個潛在上億美元價值的產業會因為一個單詞的含義而毀掉,于是核磁共振產業迅速把“核”這個字去掉?!按拧边@個字沒有問題,人們的冰箱上面就有磁鐵。但是“核”意味著“輻射”,而輻射對我們許多人來講意味著“癌癥”和“死亡”。

    這沒什么好笑的。我們害怕輻射,因為不知道大多數輻射形式是安全的。雷達氣象塔可提供早期的颶風警報,然而它們不是被停止使用就是從來沒有建過,因為當地的居民害怕從塔里發出的輻射,這種害怕甚至超過了每小時100英里的暴風卷著櫥窗的玻璃碎片所帶來的真實威脅。這種輻射比他們每天從太陽獲得的輻射要低好幾個數量級。如今,手機產業在輻射問題上也遭到重擊。人們認為手機輻射有害身體健康,這種輻射定會導致腦部腫瘤。

    時間回到20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那時人們擔心的是微波爐。微波爐產業發展極為緩慢,該產業的主要客戶是飯店。公眾不想利用微波的輻射來烹調食物,卻不知道人類在開始用火的時候就已經用另一種形式的輻射來烹調食物了。輻射畢竟是能量——能量以波的形式(例如來自爐面的紅外線能量)或作為亞原子粒子傳播。

    電磁波譜是純輻射,包括無線電波、微波、紅外線、可見光、紫外線、X射線、γ射線。部分波譜肯定是有用途的,比如說,沒有人認為無線電波是有害的,除了那些無趣的排名前40的流行音樂電臺所發出的以外。如果你聽的時間太長,則是非常有害的。對于狙擊手和間諜來說,紅外線是極好的,紅外線鏡能使他們在晚上也能看見東西,因為不管有沒有開燈,所有有熱量的物體(人類和建筑物)都能發射紅外線??梢姽馊藗兙秃苁煜ち?,就是彩虹的七色光。你不會去批評可見光輻射。能量充沛的輻射——紫外線、X射線以及那些古怪的希臘字母γ、αβ——它們會比較麻煩。稍后會詳細討論這些類型的輻射。

    微波是一種低能輻射的形式。微波在烤爐內被集中起來,通過振動食物里的水分子(產生熱量)來烹調食物。這是烹調的有效方法,因為熱量(就此可以烹飪)可以集中在食物里面。在爐面上,煤氣火焰或者電產生紅外輻射,紅外輻射可以把能量(熱量)傳遞給煎鍋,煎鍋又把熱量傳遞給外面的食物。最后的結果是一樣的:輻射產生熱量,熱量破壞食物里的化學鍵(這個過程我們通常稱作烹飪)。微波正好可以加速這一過程。

    來自《紐約客》雜志的調查記者布羅德,在20世紀70年代加劇了人們對微波的恐慌。在他的報道以及隨后出版的書名聽上去很巧妙的《美國的輻射》中,他轉述了許多驚人的數據,比如說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微波爐、雷達和電視機發出的電磁輻射增加了1億倍。聽起來很恐怖,這也許是真的,但這個數字相對于太陽甚至我們自身發出的天然背景輻射來說,仍然微不足道。無數醫學研究已經證明,微波爐不會致癌。今天大多數人很愜意地用著微波爐,他們不再害怕,可能是因為對微波加工食物過程的描述頗具喜劇色彩吧。沒有人因為用了微波爐而生病。

    大約在1979年,電力線造成了下一個恐慌,電力線是用來傳遞電磁力或電磁輻射的。在丹佛、科羅拉多及其周邊地區,一些小孩得了白血病。一個流行病學家來到這個地方,試圖尋找可能的環境污染物,他注意到這些孩子的家都是圍繞電力線而建的。是這些電力線引起的白血?。ㄒ环N血癌)嗎?不知道。這很值得研究。于是他們開始了長達18年的調查,但是卻一無所獲。但是我們正在討論生病的孩子和罪惡的大型電力公司。這可以作為不錯的電視新聞。布羅德這個《紐約客》雜志專門關注微波的記者,開始致力于在雜志上報道此事,他的另一本書《死亡電流》,就是繼他反微波之后的又一力作。

    來自電力線的低水平輻射(能量比微波還要低)和白血病的關聯相當微弱。這種類型的輻射導致DNA損傷(癌癥的根源)的生物機制還不為人所知。同樣,上百萬人生活在其他電力線附近,那里的孩子也沒有比別的地方的孩子更容易患白血病。盡管如此,激進分子仍指控電力公司和美國能源部掩蓋了真相,因為他們說電力線不是致命性輻射的唯一來源。所有帶電的物體都會發出輻射——電熱毯、電視機、電話機和電燈——都是懷疑對象。電力公司也站出來為自己辯解,自然是否認電的傳輸和使用會對健康造成任何不良影響。目前還不清楚電磁輻射的反對者是否希望我們放棄用電,并改用油燈(曾用鯨油作為燃料,這就是鯨魚幾近滅絕的原因)。(www.jzezyl.com)

    公眾卷入了這場恐慌之中……或者至少好萊塢卷了進來。在墨菲1992年的電影作品《滑頭紳士闖通關》中,講述了一個被選舉為國會議員的騙子,最后卻作為環境保護者與一家電力公司(該家公司的電力線位于游戲場附近,導致一個小男孩得了癌癥)斗智斗勇并在其中得到救贖。美國國家科學院和國立衛生研究院決定徹底解決電力線輻射問題。1996年,科學院——云集了很多現代科學的名人,盡管非常有學識,但很保守——在經過三年徹底的審查之后得出結論:電力線和任何一種癌癥都沒有關系。1997年,國立衛生研究院認同了一項歷時7年的綜合性(應讀作昂貴”)研究的結果,同樣發現沒有關聯。1999年,加拿大開展了全國性研究,最終也沒有發現什么關聯。據白宮科學辦公室報道,電力線輻射恐慌造成的總花費超過了250億。有了那些錢,我們就可以把人發送到火星,或者再實際一點,我們可以發現治療白血病的方法。帕克在他2000年出版的《巫毒科學》中,對此作出了很好的概述。

    什么樣的輻射使人們感到憂慮呢?許多人似乎把所有類型的輻射都等同于電離輻射這種危險的類型。這種輻射的能量足以使電子從原子中釋放出來。許多類型的輻射每時每刻都在穿透我們的身體。盡管你打的手電筒(可見光)無法使光穿過胸部,但是無線電波和微波卻可以很容易地繞過或穿過。電離輻射同樣可以穿過,但當它穿過時,會損害你體內細胞的原子,使電子從DNA分子上激發出來。紫外線輻射是電離輻射,接觸太多的紫外線可導致皮膚癌。X射線和γ射線輻射也是電離輻射,過多X射線檢查能夠導致器官腫瘤的發生。幸運的是,最糟糕的電離輻射形式產生于太空,地球大氣層阻擋了大部分這種輻射,使之無法到達地球表面(盡管臭氧層空洞讓更多的紫外線照了進來)。

    無線電波、微波、紅外線和可見光,不管量有多大,都不會激發出電子從而導致細胞損傷。這就是量子物理學的主要特性。只有具有一定能量的光子(光粒子)才能激發出電子,而那種能量只有到紫外光譜的那一端才具有。把光子想成是棒球,電子是在街對面房子的一扇窗戶。無線電波沒有足夠的能量穿過街道。你可以發射很多無線電波,但都不能擊碎那扇窗戶。紫外線、X射線和γ射線發出的光子具有足夠的能量穿過街道,并讓窗戶后面的老人出來追打你了。

    我們每天受到的電離輻射80%以上來自天然光源:宇宙射線是太空中的原子粒子;α粒子和β粒子來自于放射性氣體氡。電離輻射實際上很難避免。例如氡氣,占了天然電離輻射接近70%的比例。這種氣體源自土壤中鈾的衰變,擴散到外界空氣中或通過地板上的裂縫滲透到地下室。當氡氣在建筑物里積聚時,其對健康危害極大。當噴氣式飛機飛至25000英尺的高度時,我們坐在國際航班上的座艙內也會受到宇宙射線小劑量的輻射。

    醫用X射線占了我們受到的剩余電離輻射的全部。我們擔心電離輻射,但是幾乎近80%的電離輻射是不可避免的。當然我們不希望接觸額外的電離輻射。鈾礦工人接觸放射性鈾,因為沒有采取保護措施而罹患各種癌癥。在早期,采礦業并沒有對工人日益惡化的健康甚至死亡給予他們或其家人任何補償。同樣,美國于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在南太平洋投了幾顆核彈,導致許多太平洋島民患病和死亡。在美國,氡氣每年可導致幾千例肺癌發生,雖然數量不大,但很重要。除了這些實例以外,大多數人可不必擔心每年電離輻射的接觸量。

    然而,核能發出的電離輻射引起了恐慌。核能的問題在于用過的燃料,就是“核廢料”,這種物質是有放射性的,并且沒有合適的地方來儲存。一些專家認為核能是清潔的,因為它沒有用煙囪向外界排放廢氣。照這個標準的話,如果我們把煙囪里的煙收集起來,把它裝進桶里,那么煤炭燃燒也會是清潔的。這就是在核電站里發生的事情,核廢料被收集起來了。保守一點估計,收集起來的核廢料其放射性和潛在致命性至少能延續500年。有些人把數字增加到10000年。不管怎樣,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將任何東西安全地儲存500年。帝國會滅亡,比如說羅馬,還有蘇聯。美國計劃把所有用過的燃料掩埋在內華達州的尤卡山。當美國滅亡時,誰來監督這些核廢料呢?如果500年前易洛魁族人把毒物埋在了阿巴拉契亞山脈,這會對當今美國人的健康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呢?今天,很少有人受到核輻射的傷害。除非發生意外,否則核能要比煤炭安全,每年死于煤炭開采和燃燒的人數以萬計。但核能的潛在危險是巨大的,因此對它的恐懼還算是合理的。

    只有幾種確定的輻射類型是有害的。太陽的輻射,叫做光,造就了生命;它的輻射是近日來一些人尤為擔心的手機輻射的幾百萬倍。照片承蒙美國國家航空航天管理局/太陽與日光層觀測站提供。

    但人們對手機輻射的恐懼卻不那么合理。手機輻射是一種非電離的無線電波。當看到青年人或慢跑鍛煉者戴著無線耳機時,沒有人會覺得奇怪。這種輻射其實與手機接收和發射的輻射是一樣的,只是頻率稍有不同。對手機的恐慌在幾年內不會消失,隨著使用手機的人越來越多,也就越能證明沒有人會因此患病。當年對微波爐的恐懼就是這樣慢慢平息下來。200012月,兩項大型研究結果幾乎同時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和《美國醫學會雜志》發表,研究表明手機輻射并沒有使腦腫瘤的發生率增加。在歐洲進行的一項涵蓋課題更多、歷時更長、規模更大的研究于2002年底報道了同樣的事實。美國曾經計劃一項大型研究,編輯數百萬美國人使用手機的資料(通過查閱顧客記錄),并與腦腫瘤的發生事件作一比較。這本來可以對手機安全問題作出評定,但有人起訴該研究侵犯了隱私。這只發生在美國!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看片
    <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