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
    ? 首頁 ? 百科知識 ?創辦福州船政局

    創辦福州船政局

    時間:2022-05-26 百科知識 版權反饋
    【摘要】:同治五年,左宗棠在福州馬尾創辦了福州造船廠,當時稱福州船政局。他在給清廷的一份奏折中,對創辦福州船政局的必要性作了充分陳述。當時有個英國海軍軍官壽爾參觀了福州船政局之后贊嘆說,船政局的整個制度表現了創辦者的天才和才能。這次沈葆楨帶往臺灣的艦只大多是福州船政局自造的。

    三、創辦福州船政局

    第二次鴉片戰爭中,英、法聯軍攻進北京,火燒圓明園。在侵略者的威逼下,清廷派奕和英、法侵略者簽訂了《北京條約》。當時咸豐皇帝已經逃往熱河承德避難。根據《北京條約》,奕在北京成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并逐步形成一股勢力。咸豐十一年,咸豐帝病死熱河,由五歲的太子載淳登極,尊生母慈禧為太后,以載垣、端華、肅順等為顧命大臣。慈禧是個不甘寂寞的人,暗中和在北京的奕勾結,并在回到北京后,發動政變,捕殺顧命大臣載垣、端華、肅順等人,改元同治,由奕為議政王,慈禧以太后名義垂簾聽政,這就是有名的“北京政變”。由于奕是個聽命于外國侵略者的人,政變自然使清政府和侵略者進一步勾結起來。因此外國侵略者認為,這個政變是“令人滿意的結果”。政變之后,慈禧太后在一份手諭中也討好侵略者說,英法聯軍進入北京是因為“載垣等復不能盡心議和”,“失信于各國”所造成的,完全是顛倒黑白,替侵略者的罪行開脫。議政王奕于同治元年正式提出借洋兵“助剿”太平軍李秀成部。這一年春天,李鴻章安慶率部來到上海。李鴻章所部兵員一部分是曾國藩調撥的,一部分即奉曾國藩之命在安徽老家征集的,這就是稱這支軍隊為淮軍的原因。部隊的裝備大多是英國侵略者提供的洋槍洋炮。為了修理和仿制洋槍洋炮,李鴻章在上海辦了一個規模很小的上海炮局,這是洋務派開辦軍事工業的第一個工廠。

    向西方學習,創辦近代化工業,這是歷史進步的要求。魏源、林則徐早在鴉片戰爭時期,便認識到外國侵略者還有可以“師效”的一面,于是就提出“師夷長技以制夷”的口號。學習西方的第一步就是學習堅船利船,目的是用這些堅船利炮抵制外國侵略者的侵略。在太平天國運動中,李秀成也提出過利炮思想,并親自在蘇州仿造過,在被俘之后又提出“防鬼反為先”的主張。而洪仁玕更提出旨在發展資本主義的《資政新篇》。向西方學習,是歷史的趨向,但不幸的是太平天國失敗了。重新興起的洋務運動卻是為解決“心腹之患”而興起的,奕、李鴻章等著名的洋務派都是早就和侵略者勾結的,他們的政治傾向對內是維護清王朝的統治,對外則代表了外國侵略者在華的利益。不過,在洋務派中情況并不一樣,左宗棠也是當時著名的洋務派,但他的經世致用的思想,使他承繼了林則徐、魏源的“師夷長技以制夷”的愛國主義思想。因此,左宗棠在辦洋務的活動中,更多的是考慮到國家的安全和富強。

    同治五年,左宗棠在福州馬尾創辦了福州造船廠,當時稱福州船政局。他在給清廷的一份奏折中,對創辦福州船政局的必要性作了充分陳述。他認為,在兩次鴉片戰爭中,侵略軍的兵艦之所以能長驅直上天津唐沽,就是因為敵人有先進的輪船,可以縱橫海上,而我軍因沒有此種輪船,無法抵御。如果沒有先進的軍艦,沿海藩籬便如同虛設。他計劃在福州船政局建立之后,“備成一船之輪機,即成一船;成一船,即練一船之兵。比及五年,成船稍多”。在他看來,如果認真籌辦,五年便可以建立一支像樣點的船隊,不但可以“巡洋緝盔”,還可以有點力量和侵略者抗爭;比較可貴的是,左宗棠在這分奏折中還把造船和發展經濟聯系起來,所造船只可以在海上運輸貨物,沿海各省利益在海上而不在陸地。即使用船來運輸漕糧,也方便得多。這樣一來,便可以達到“百貨萃諸廛肆,魚鹽蒲蛤足以業貧民”。在鴉片戰爭中林則徐就認為,廣東三山六海,只有讓百姓出海經商,才能富裕起來。左宗棠的以船運貨思想和林則徐是頗為相似的。

    左宗棠下定決心開辦船廠,當然主要是為了國防。但當時要不要辦造船廠意見并不一致,有一種意見認為造船費用太大,不如租船或買船便利。但左宗棠認為,租船和買船不但工費貴,而且受制于外人。外國侵略者絕不會為中國的事業著想,因此在關鍵時刻,這些船不但調遣不能自如,而且也不能按我們的意思去辦。輪船用過一段,就得檢修,照樣還得求外國工匠來修,不修就不能用。在左宗棠看來,從長遠利益看,買船、租船都不如造船。而且造船還要配套,即培養自己的駕駛和檢修機器的人員,這樣才不會“授人以柄”。(www.jzezyl.com)

    左宗棠認為,只有開辦學校,才能培養自己的制造、駕駛、檢修一整套人員。他主張免費招收學員,請外國教師來教,首先要學會外語,因為圖書、機器都是從外國引進的,不會外語就無法工作。繼之是學算學及有關造船技術。因此,當時船政大臣沈葆楨說,福州船政局“創始之意,不重在造,而重在學”。從這點可以看出,左宗棠是極具戰略眼光的,只要有自己的技術人員,造船就不會有困難了。在這種思想指導下,福州船政局辦了許多學校,分為英文部、法文部兩個部分,下屬學校有造船學校、海軍學校、計算學校、工程學校、航海實習學校等。這是中國最早培養海軍和造船技術人員的學校,后來不少重要的海軍將領,如鄧世昌、嚴復、薩鎮冰、劉步蟾等等都出自這些學校。當時有個英國海軍軍官壽爾參觀了福州船政局之后贊嘆說,船政局的整個制度表現了創辦者的天才和才能。有人把福州船政局和李鴻章在上海辦的江南制造總局對比,認為上海江南制造總局條件遠比福州船政局優越,但李鴻章沒有創辦一所學校,目光不如左宗棠遠大,這個說法當是事實,辦自己的軍事工業,是向西方學習的一個步驟,而向西方學習,重在“學”字,只有學到造船知識、制造槍炮的知識以及管理經驗,才能創造性地發展,不辦學校,就永遠得聘用外國工匠,工廠辦起來,技術仍操縱在洋人手里,仍然是不會有大的發展前程的。

    由于船政局很重視“學”,因此把培養中國的“匠徒”,即技術工人,放在重要位置上。船政局聘請日意格當技術監督,雙方協議,按規定時間把中國工人培養到能獨立工作,如果教學有方,提前教會中國工人,酬金從優。而且還規定,一旦中國工人掌握技術之后,洋匠一律遣散回國。就這樣,福州船政局培養出一批批技術熟練的工人來,這對造船廠的發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同治五年,清廷任命左宗棠為陜甘總督,船政局由左宗棠推薦的船政大臣沈葆楨負責經營。沈葆楨嚴格按左宗棠的思想辦廠,幾年之中發展較快。同治十三年(1874年)日本侵略臺灣時,沈葆楨奉命督福州水師去臺灣作戰,迫使日本政府派員到北京議約,不敢用武力強攻臺灣。這次沈葆楨帶往臺灣的艦只大多是福州船政局自造的。中法戰爭以前,中國建立起北洋水帥、閩江水師和南洋水師。閩江水師十一艘兵艦除兩艘是從美國購進外,其余九艘均為福州船政局自造的,北洋水師的康濟、威遠、眉方、泰安、鎮海等也出自福州船政局,占全部北洋水師艦只的五分之二;南洋水師的澄慶、橫海、鏡清、開濟、靖遠等也出自福州船政局,占全部南洋水師艦只的三分之一。這些船只大多是在光緒元年以前建成的。十年時間造出這么多艦只,成績是很大的。中法戰爭的失敗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是李鴻章投降主義所造成的。用中法戰爭馬尾港遭受法艦突然襲擊而導致閩江水師全軍潰敗,來說明左宗棠創辦福州船政局的過錯,理由是不充分的。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看片
    <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