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
    ? 首頁 ? 百科知識 ?改土歸流鞏固邊疆安寧

    改土歸流鞏固邊疆安寧

    時間:2022-05-26 百科知識 版權反饋
    【摘要】:推行改土歸流,鞏固邊疆安寧。這樣,既避免了事端,也使各土司“勢相維、情相安”,對鞏固邊區安寧,收到了顯著效果。岳鐘琪除了妥善處理土司矛盾,解決地方弊端外,還針對少數土司為非作歹的情況,采取堅決措施,實行改土歸流。平息叛亂之后,即將烏蒙、鎮雄改土歸流。第二年初,岳鐘琪又報請朝廷批準,將隸屬建昌的部分苗疆改土歸流。

    二、治理邊疆 貢獻卓著

    岳鐘琪不僅為平定西藏、青海叛亂屢建戰功,而且為治理邊疆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貢獻。

    重開互市,促進經濟交流。清政府在邊疆地區開設的互市,是促進各民族經濟交流的主要渠道,直接牽涉到各民族人民的切身利益,關系到邊區的鞏固與安寧。青海牧民,歷來通過互市以羊只交換他們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茶、糧食、布匹等物。羅卜藏丹津叛亂發生以后,互市一直未能按期進行,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困難。叛亂平定后,諸王臺吉紛紛前來西寧請求重開互市。原先年羹堯曾頒布過一項命令,規定每年二、八月兩次在西寧西川邊外那拉薩拉開放互市,現在這一規定已不能適應各族人民的需求。1724年(雍正二年)初,岳鐘琪在平定莊浪衛的叛亂后,已被提升為甘肅提督,不久又被任命為甘肅巡撫、川陜總督。他奏請中央批準,重開河州、松潘為互市地區。河州、松潘地方寬闊,水草俱好,向為青海蒙古互市之地,后來被年羹堯奏請移往那拉薩拉。岳鐘琪從實際情況出發,劃定居于黃河以東的青海察罕丹津等部落,仍以河州、松潘為互市地區;居于黃河以西的額爾德尼等部落,與西寧相居較近,皆移互市之地于西寧塞外丹噶爾寺。由于蒙古族人民主要從事畜牧業,岳鐘琪確定每年六月以后,可以不定限期,自由互市貿易。為了保障互市公平交易,岳鐘琪還提出了一系列措施:漢民奸商滋擾集市者,分別情節,予以查處;兵士借端敲詐勒索,或勾結奸商走私舞弊者,從重治罪;地方官吏失職或管理不善者,也一并予以處分。這些措施對各族人民安居樂業,開展經濟交流,均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推行改土歸流,鞏固邊疆安寧。雍正四年,為了加強對邊疆地區的統治,清朝政府廢除少數民族的土司世襲制度,逐步推行“改土歸流”政策,改由中央政府委派可以隨時調換的流官進行管轄。在實行改土歸流之前,岳鐘琪針對當地的情況,首先采取必要的措施,妥善地處理土司間的矛盾,革除地方弊政,以維護社會的安定。如四川大小金川、沃日等地的土司,為爭奪地界而仇殺不已。岳鐘琪經過調查了解到,年羹堯在任時,曾命令金川土司將美同等寨割給沃日土司,這是造成他們相互仇殺的主要原因。岳鐘琪奏請中央批準,將美同等寨歸還金川,而將龍堡三歌地劃給沃日。各土司皆悅服,多年積下的矛盾也由此而消除。又如,這些地方的許多文武官員往往在土司官員病故之后,封存官印,向承襲人索取財物,財物到手后,又往往多年不給官印,許多部族首領為了搶奪官印,便互相仇殺,紛爭不已。針對這種狀況,岳鐘琪嚴令:凡土司官員病故,應襲人必須按照規定的手續在六個月內申報承襲。在沒有得到批準正式承襲之前,仍以代理官員的身份,掌管印信,處理有關事務,地方官不得勒封印信。待土司嫡長子孫承襲后,土司外支族中有循謹能辦事者,可以允許本土官詳報督撫請旨,酌情給予職銜,分割其地,多則三之一,少則五之一。這樣,既避免了事端,也使各土司“勢相維、情相安”,對鞏固邊區安寧,收到了顯著效果。(www.jzezyl.com)

    岳鐘琪除了妥善處理土司矛盾,解決地方弊端外,還針對少數土司為非作歹的情況,采取堅決措施,實行改土歸流。雍正五年初,四川烏蒙土知府祿萬鐘滋擾云南東川府,鎮雄土知府隴慶侯等也伙同作亂。岳鐘琪與云貴總督鄂爾泰會師征討。平息叛亂之后,即將烏蒙、鎮雄改土歸流。第二年初,岳鐘琪又報請朝廷批準,將隸屬建昌的部分苗疆改土歸流。建昌土司以河東、河西宣慰二司及寧番安撫司轄地最廣,而河東半近涼山,半近內地。岳鐘琪將涼山仍歸長官司,其近內地地區改隸流官,河西、寧番近內地地區,全部改派流官,其阿都宣撫司、阿史安撫司及紐結、歪溪等地千百戶,共五十六處,也都改土歸流。這些措施,對邊區的鞏固與安寧,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調整行政區劃,加強邊疆管理。為了加強對邊遠偏僻地區的管理,岳鐘琪曾多次奏請朝廷,調整川、藏、滇部分行政區劃,改變建置,派兵駐守。原打箭爐以西的里塘、巴塘、乍丫、察木多,云南的中旬,以及察木多以外的落籠宗、察哇、坐爾剛、桑噶、吹宗袞卓諸部落,原先不歸西藏達賴喇嘛所轄,但由于這些地方離打箭爐甚遠,不便管理,雍正三年十一月,岳鐘琪奏請朝廷批準,除其中的中甸、里塘、巴塘,以及沿近的得爾格特、瓦舒霍耳等處仍然由內地土司管轄之外,其余地區全都劃歸西藏達賴喇嘛管轄。另外,巴塘一向隸屬四川,但它所屬的木咱爾、祁宗、拉普、維西等處,地界緊接云南所轄的中甸,實為中甸之門戶。第二年春,岳鐘琪又奏請將巴塘所屬的這幾個地方改隸云南管轄,以便與四川里塘、打箭爐“互為犄角”,并直接設流官戍防。同年三月,岳鐘琪還奏請選派西安八旗兵千人駐潼關。雍正六年二月,岳鐘琪在建昌所屬苗疆推行改土歸流的同時,還奏請升建昌為府,定為寧遠府,下轄三縣,即西昌、冕寧、鹽源,并制定營防職制。建昌為邊疆重地,岳鐘琪奏請于越酅所屬之柏香坪增設守備千總、把總各一。十一月,還奏請升四川夔州府所屬的達州、陜西鞏昌府所屬的秦、階二縣為直隸州,其中達州轄東鄉、太平二縣。第二年三月,又奏請升甘肅肅州為直隸州,并在陜西子午谷隘口增加防守官兵。以上措施,對加強邊疆管理,維護地方封建秩序,都收到了顯著效果。

    與民休養生息,發展民族經濟。岳鐘琪首先革除了川陜地區的一切陋規,延緩川省征稅期限,“以紓民力”。由于戰亂和災荒而逃往他鄉的災民,在戰亂平叛后都已陸續返回家園復業,而延安外逃的災民因為苦于“丁銀重累”,仍有不少人不敢返回家園,甚至連一些沒有外逃的人也想離家出走。岳鐘琪認為丁銀過重,不利于安定社會和恢復生產,于是他奏請將延安府所屬州縣丁銀由四、五錢,多至一兩減為二錢,凡超過二錢的,都予以減免,總共減去舊額丁銀達一萬二千余兩。此外,他還將陜甘兩省丁銀攤入地畝征收,從雍正五年(1727年)起著為定例,凡陸續開墾及新開渠閘屯墾的地區,也按照這個辦法征收稅糧。在減免丁銀、雜派的同時,岳鐘琪還積極興建水利設施。雍正四年(1726年)五月,岳鐘琪會同地方官員,組織民力,在河西寨至石咀子地方,筑堤二百余里,開渠一道,建閘八座,于適中的地方,建設一座城市,設縣官管理。雍正皇帝把這座縣城定名為“新渠”。岳鐘琪在陜西省開鑿水渠,灌溉良田,招民耕種,深受當地百姓的歡迎。由于這些措施的推行,川陜地區的生產得到了恢復和發展。他的這些功績,至今仍為當地人民所傳頌。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看片
    <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