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
    ? 首頁 ? 百科知識 ?寓情于景的藝術尺度

    寓情于景的藝術尺度

    時間:2021-09-28 百科知識 版權反饋
    【摘要】:中國藝術中寫意特征的形成發展,與藝術家乃至整個中華民族的哲學思考和思維方式密不可分。中國藝術家所要表現的那個為意念構造的表象世界,恰是“胸中之竹”,而非用感官捕捉到的“眼中之竹”。繪畫作為中國傳統藝術的主要形式之一,歷來得到士人的關注和喜愛。在中國藝術的諸多門類中,書法與文人的生活聯系最為緊密。中國的書法的五種體式之中,除隸篆二體注重對古韻的追摹,其余行楷草書莫不抒寫書者之意。

    第一節 寓情于景的藝術尺度

    中國藝術中寫意特征的形成發展,與藝術家乃至整個中華民族的哲學思考和思維方式密不可分。中國藝術的所謂寫意,是以主觀表現為出發點的藝術表達方式,即以不同的藝術形式描繪客觀事物在作者心中的投影。作品中的大千世界,均經過主觀的提煉乃至改造,甚至形成某種主觀化的圖式。不求形似,但見氣韻。中國藝術家所要表現的那個為意念構造的表象世界,恰是“胸中之竹”,而非用感官捕捉到的“眼中之竹”。

    繪畫作為中國傳統藝術的主要形式之一,歷來得到士人的關注和喜愛。著名美學家宗白華先生認為:“中國的瓦木建筑易于毀滅,圓雕藝術不及希臘發達,古代封建生活形式美也早已破滅。民族天才乃借筆墨的飛舞,寫胸中的逸氣。所以中國畫法不重具體物象的刻畫,而傾向抽象的筆墨表達人格心情與意境。 ”中國畫家流連山水,并不對大自然做一筆一畫的模仿,并不關心對象的數理形式、幾何比例、光線對色彩的作用和物理時間,他們只是把自己化入宇宙萬物之中,去體味道(美)之渾茫,在一丘一塹、一花一鳥中發現無限,進而體現無限。正因如此,文人繪畫中的山水花鳥無不打上畫家們心靈的印跡,所謂返身而誠,萬物皆備于我。

    在中國藝術的諸多門類中,書法與文人的生活聯系最為緊密。書法特別重視對自然的體味,講究意與境諧。中國的書法的五種體式之中,除隸篆二體注重對古韻的追摹,其余行楷草書莫不抒寫書者之意。王羲之行書天下第一,《蘭亭集序》等,線條如行云流水,字體結構極盡變化,風流瀟灑之至。顏真卿楷書天下第一,《顏勤禮碑》等,筆勢開張,寬舒圓滿,深厚剛健,氣象森嚴。張旭為草書之圣,《古詩四帖》等,“伏如虎臥,起如龍跳,頓如山峙,控如泉流”。

    建筑藝術作為一種實用藝術,也體現出對意境的追求。如果說宮廷、陵墓、宗教建筑為實現其現實功能和精神功能,而呈現出較為統一的高大森嚴的審美特征的話,那么中國園林藝術所全力追求的則正是上述建筑所無暇顧及的意與境諧的交融轉換。作為園林藝術之典范的蘇州園林,無處不體現出對自然情趣的追求。亭臺樓閣均隨地賦形,巧奪天工,布局上處處注意消除人為的對稱,讓居游之人,盡情與自然交流。中國園林不僅本身宛如一幅幅連綿不斷的天然圖畫,也與周圍的景致渾然一體。樓臺亭閣的審美價值,主要不在其本身,而在于引導居游者從小空間進到大空間,從而豐富對于空間美的感受。

    中國戲劇是世俗藝術的代表,在將音樂、舞蹈、文學、繪畫、雕塑綜合起來并加以精致化的同時,也將這些藝術的寫意性傳統繼承發展下來,無論是劇作、表演、音樂、還是服裝、化妝、舞美,無不借意顯實。對于以京劇為代表的中國戲劇的寫意性,大師梅蘭芳更有直接的論述:“它把無限的空間都溶化在演員的表演里面,又利用分場、連場、套場,使故事連貫,一氣呵成。演員的表演也可以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因此,從傳統的表演方法中,可以看出京劇的舞臺設計,不是寫實的設計風格,而是一種民族戲曲歌舞化的寫意風格。 ”其他藝術如雕塑、音樂、舞蹈等,所求也在意與境諧,在情韻的表達而不在逼真的模擬和技藝的展現??偠灾?,中國藝術所描繪的并不是人的視聽對外在世界的體驗的積累,也不是藝術家主體投射到某片自然景物后創造出來的,而是藝術家主體與大自然進行充分的交融轉換后從心靈中生發出來的,因而無論是創作的過程還是作品,都表現出強烈的寫意的追求和色彩。

    img6

    電影《英雄

    張藝謀導演的電影《英雄》,無疑以其實踐向我們鮮明地展示了寫意性在電影中的應用。在《英雄》中,張藝謀根據劇情需要,用譚盾的音樂表現人物的情感活動的運動狀態,用強與弱、緊張與松弛、激動與平靜的兩極變化使整部影片舒卷自如,總的旋律服務于大的框架而某一段音樂的編排致力于對某一情節的特定情緒氛圍的加深與滲透,很好地銜接了人物性格、命運的變化。比如《闖秦宮》音樂中極具滲透感、恰似發自靈魂的男聲置于音樂的起始,弦樂響起時,人聲不著痕跡地隱匿直至消失。動靜結合的弦樂乍露還隱的人聲撲塑迷離,一切顯得如此復雜激昂,或稱凄涼,這與無名在“刺與不刺”之間的心理斗爭極為協調,渾然一體。作為一部武俠電影,打斗場面當然是其中的重頭戲,而《英雄》的武戲也拍得頗具寫意特色。在《英雄》中,有這樣一個片段我們印象深刻,那就是秦軍兵臨城下,趙國書館中無名正向殘劍求字,然而字未寫成,秦軍已開始射箭攻城,飛雪、無名急往城頭擋箭,而殘劍也正是在此時揮毫潑墨,書成箭字。如果殘劍的書法藝術在趨向于舞的境界的話,那么此時飛雪與無名的“武”似乎也可以稱為“舞”了。沒有吼叫廝打之聲,沒有血腥的味道,人物動作變化快中有慢,動有有靜,表情凝重卻不失從容。和傳統武俠片相比,少了其他武俠片的喧鬧而多了一分莊重,沒有了肉搏戰取而代之以意念之戰,英雄之“武”成了英雄之“舞”,此乃化實為虛、化動為靜的寫意之舞。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看片
    <track id="u5nsu"><nobr id="u5nsu"><input id="u5nsu"></input></nobr></track>
    <table id="u5nsu"><noscript id="u5nsu"></noscript></table>
    1. <p id="u5nsu"></p><td id="u5nsu"><del id="u5nsu"></del></td>
    2. <p id="u5nsu"></p>